月歆瑶

本命是小黑子,萌的cp很多,喜欢黑化,但其实几乎什么都能接受。作为写手文笔不好,偶尔画画画得也不好,感谢能够担待我的人们(躺
姬佬一只,欢迎勾搭(′▽`〃)

《(all黑)黑子黑化》-007

“哲也,你说什么。”帝光篮球部的大门敞开着,外面的樱花花瓣穿过几个高大的身影的阻碍悠然的钻了进来落在一个浅蓝色发丝的少年肩上。少年的对面坐着一个赤发夜色双眸的少年,对方似乎正在不满之中,异色的瞳孔缩成针尖大小,双眸危险地眯起,面色不虞,“我不是已经警告过你了吗,哲也。”
“赤司君是指什么,我不太明白。”黑子低着头,所有的神情都被遮掩在过长的发丝之下,阳光投在背后,阴影投在脸上,黑子将手中递过去却没有人接的退部申请放在了桌子上,道:“赤司君,一直以来承蒙关照了,再会。”
黑子后退了几步,对对方露出了一个有些怪的笑容,再会。

“等等,小黑子!”身后的黄濑一个箭步冲上来用手死死的抓住了黑子的手臂,言语中带着些激动“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突然就要退部了?”
黑子抬起头看向黄濑,面无表情的令人发慌,黄濑正要再说什么,却看到黑子突然露出了一个惊艳的微笑,他说:“说什么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找到其他要做的事情了了。”然后他不知何时就已经挣脱了黄濑的禁锢,在一晃神的功夫里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赤司的面容阴沉的可怕,绿间推了推眼镜,若有所思。
紫原嘴里一如既往的叼着美味棒,手中的包装袋而却被捏变了形,里面的食物碎成了一团。

“操!”青峰忽然骂了一声,然后就要夺门而出,“我去找哲。”
“谁也不许去找他!”赤司的声音中透着不可忽视的威压,“不允许忤逆我。”
“……”青峰停住脚步,回头看向赤司,忽然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意,他说,“命令吗?如果不是因为哲一直那么尊敬你,我又没有什么非要与你作对的理由,你以为我会听你的吗。”然后他一偏头躲过直直冲着自己的眉心袭来的剪刀,冷哼一声跑了出去。

黄濑瞟了一眼墙上只余刀柄的剪刀,露出了一个为难的笑容,“抱歉啦小赤司,但我也觉得应该去找回小黑子好好说明白才行。”
“收起你的笑容来,凉太。”赤司缓缓的站起身子,露出一种可怕的狰狞的姿态,“那只不听话的狗不明白,难道你也不懂吗。黑子哲也变化了。”

……

“哲!”青峰焦急而又掺杂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黑子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身,“有什么事吗,青峰君。”
“为什么,哲?”青峰几乎是瞬间就从身后来到了黑子面前,巨大的身影挡住阳光影子整个将黑子笼罩了进去,黑子甚至没能看清对方的动作。
“青峰君是在威胁我吗,用力量。”黑子的双肩被牢牢地禁锢住,所有的退路都被完全封死,跟黄濑的那种等级是完全不同的。
青峰低头看向黑子,对方抬起的面容终于清晰可见,注视着自己的那双水蓝的眸子中空无一物,青峰富有侵略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低沉而沙哑,带着属于大型猛兽一样的属于猎手才有的攻击性。

很危险。
不知道对方下一步会做什么。
很危险。

黑子甚至产生了一种马上就会被对方撕破喉咙的感觉。
“没错。”对方直白的承认道,“你打不过我的,哲,也逃不掉。没有人能战胜我,除了我自己。回答我吧,为什么要离开。”
“为了这种事情而暴露自己还和赤司君闹翻了,不觉得太小题大做了一点吗,青峰君。”黑子依旧没有正面回答青峰的问题,仿佛是在同猛兽进行迂回一般。
“不打算说吗。”狭长的眼睛中露出了一些危险的光,黑子对此似乎产生了一点儿兴趣,“是的,打算保密到底了,青峰君打算怎么做呢,逼我开口吗?把我关起来吗?还是干脆杀掉我呢?难以抉择吗?”
对方的脸色随着黑子的每一个分句而愈发的阴沉可怕,同赤司的那种压力是完全不同的,是来自真正的深渊与死亡的气息。
令人战栗、令人兴奋。


***

诶呀ooc啦qwq之后我会努力扳正过来的qwq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