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歆瑶

本命是小黑子,萌的cp很多,喜欢黑化,但其实几乎什么都能接受。作为写手文笔不好,偶尔画画画得也不好,感谢能够担待我的人们(躺
姬佬一只,欢迎勾搭(′▽`〃)

奇迹の黑化002

不知道怎么贴链接(躺
总之希望你能喜欢(躺w
下面是正文。
***
第二天社团活动的时候不知出于何种动机灰崎竟久违的到场了——虽然明显不在状态而且面色惨白,赤司眉头紧锁,趁着休息的时候,低声和绿间交流了起来。
“哲也吗,的确如此,他好像在恐惧哲也呢。”赤司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难道是被抓到什么巨大的把柄了吗?”
“我觉得不像,一军谁不知道黑子的为人,而且他死死盯着黑子的眼睛,不是有句话叫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吗,他恐怕是在观察黑子。”绿间推了推眼镜,握紧了手中的玻璃筷子。
“你是说,他是在恐惧哲也本身?”赤司想了一会儿,觉得更有趣了,他嘴角带笑,“哲也,过来一下。”优雅清朗的声音清晰的穿过整个球场传到了黑子耳中。
黑子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从青峰和黄濑的火力范围内脱身而出,走到了赤司面前:“赤司君,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哲也,期末考试快要到了,周末来我家做考前辅导吧。”赤司异色的瞳孔紧紧盯着黑子,“其他几个人也都要来,不过灰崎不一定。”
“我知道了,我会到的。”黑子眼睛中干净得什么也没有,“那么我就回去了。”在得到赤司的许可后黑子又走回了场地的另一边。

灰崎事实上就在不远处的地方,赤司和黑子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他心说赤司平时挺聪明的怎么这时这么作死?虽然他是一点儿也不喜欢这帮家伙不过他也不能见死不救,于是灰崎趁黑子没有注意,赶紧走到了赤司那里说道:“赤司,你周末要做考前辅导的话不要带……!”灰崎的话正要说到关键点就停顿了下来,刚才绝对有那么一瞬间,灰崎能够感觉到黑子是在警告他,再不闭嘴就死!
赤司眼中的兴味更浓了一点,哲也刚刚明明没有看这边一眼,他追问道:“不带什么?”
“没……没什么……”灰崎却不敢接下去继续说了,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一些,“我想起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他没等赤司同意,就像丢了魂儿一样的离开了。

黑子发现自己被监视了,他当然清楚这都是因为那天灰崎不正常的表现,不仅赤司,奇迹的所有人都发现了,结果现在他们达成了一致,也为自己的尾随和其他一些行为找到了理由,甚至开始监听他的手机入侵他的电脑了(虽然没有成功)。他敢肯定浴室里的这个摄像头不是黄濑就是青峰力荐要安的……他从未如此后悔过当时把灰崎带出了夜莺……
现在自己简直没有一点儿隐私……
本来还想多留灰崎几天玩儿玩儿的,可如今他给自己惹了这么多麻烦……呵。

今天的奇迹们也在兴致勃勃的尾随着黑子。
“民那桑,你们真的觉得一根电线杆就能挡住你们所有人吗。”黑子平静无波的声音从奇迹众的身后响起。
“啊!小黑子qwq”黄濑最先反应了过来,扑到了黑子身上哭诉起来,“是他们这群痴汉变态强迫我的小黑子qwq你一定要救我啊qwq”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黑子“呵呵”一笑:“黄濑君,你真当我不知道浴室里的监视器是你安的吗。”
黄濑:qwq被发现了qwq
“那个,哲啊……”青峰挠了挠头,有点儿尴尬的想说什么。
但黑子截断了青峰的话:“青峰君,我相信你……”还没等青峰露出笑容,就听见黑子接着说,“……应该丢了一本小麻衣的典藏本在我家里吧。”
青峰:OTL完了,一定会被哲嫌弃的OTL
“另外,还有到我家冰箱里偷吃东西之后不把其他食物放回去结果让它们全都腐烂在了这个炎热的夏日里的紫原君和在我的手机上面装了监听器还企图入侵我的电脑系统的赤司君。”黑子一个一个数落了过去,最后看到绿间时,他说道,“我相信绿间君,所以请今后也一直帮我做早点吧!”说完还鞠了一躬。
除了绿间所有人都被数落了一顿,其他几个人顿时向绿间投以了愤怒而又羡艳嫉妒的目光——“绿间你这个叛徒。”
绿间耳尖红了起来,他无视了那几个变态,用缠满绷带的手推了推眼镜,将头扭向一边:“我才不是特别为你做的!我只是怕你在球场上晕倒拖累比分而已!”
黑子对傲娇完全没辙:“你高兴就好……”
赤司这才开口,“哲也,你不讲讲自己是怎么发现了这些东西吗?”
黑子面色平静:“我最近在洗澡的时候总是莫名的有种被人视X的感觉而且黄濑君最近眼底发青脚步虚浮,所以我就自作多情的大胆联想了一下,而我的手机电脑上实际上还有一些小机关,被人动了手脚的话是绝对可以发现的。黄濑君果然是个变态呢,不过多亏了他这回我才能这么轻易的发现你们呢。”
“被一个队里的队友视X、夜袭、监听、跟踪让人感觉很不好呢,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吗。”黑子身后的背景散发出了阵阵黑气。
赤司并不受他的影响的微微眯起了双眼:“不过还要哲也先解决我的疑惑才可以,作为一个普·通·高中生哲也为什么要在手机和电脑上作反监听反入侵装置呢?”
“啊,这也全是为了防范黄濑君这类人呢,我也会想要保护自己的隐私呢。”黑子平静的回答道。
被屡次当做反面案例的黄濑:qwq小黑子我错了求不虐qwq
“不要敷衍我,哲也,灰崎君的状态我都看在眼里。”赤司有些不满与黑子的态度的说道,其他人也都静静地等待着黑子的回答。
“关于灰崎君啊……”黑子有些苦恼地说,“你们不如去问他本人好了,毕竟,是他先跟踪我的,也不能怪我了。”黑子说完又轻笑了两声,“不过你们现在再去找他可能也晚了。”
赤司倒是对于黑子这令人意外的另一面很感兴趣,甚至这种兴趣都压过了他对于事情脱离自己掌控的不满,他眼中闪烁着明亮的光,嘴角愉悦的上扬,上前一步用食指勾起了黑子的下颚:“哦?哲也,你把他杀了吗?”
听到赤司这句话,其他四个人的三观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小黑子/哲/黑子/黑仔!?”
“赤司君说笑了,我不是那种人。”黑子道,“各位已经开始关心我的事情了,那你们对自己家又有几分了解呢?”
五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变了脸色,赤司低笑一声:“听上去,这也你似乎对我们很了解?”
“谈不上多了解,是干什么的还是知道的,各位不如先把自己家的事了解清楚,到时你们自然也就知道我的事了。”黑子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接下来,一直到放假为止,他都没有出现在社团里,更是特意使用了Misdirection从所有人眼中消失了。
而这段时间,奇迹的各位由于受了黑子的刺激,也都开始尝试了解甚至于接手起了自家的事务。在多次三观粉碎性骨折之后,全都迅速的成长了起来……
青峰家里不仅是在日本黑道上只手遮天,在其他地区和国家也有很大的势力范围,其中做过的不干净的事情都不必细谈;绿间家不仅是明面上的大医院,事实上也在国家保护的情况下进行人体实验,有多惨烈也不必说;紫原家是享誉国内外的美食世家,但同时也进行一些违禁食品和药品的秘密运输,其中一部分是运给青峰和绿间家的;黄濑家看上去是一家子大明星,实际上是个十分严密而且在道上颇负盛名的情报组织,为了获取情报和保证自己情报的绝对地位,他们同样是不择手段;赤司集团势力之庞大几乎可以算是商业帝国,自然干净不起来,与紫原青峰和黄濑家都多有牵扯。
综上所述,奇迹们原先那些可怜的三观也真是碎成渣渣随风而逝了。
这些多多少少接触了家族事务的少年们,如今也都程度不同的有点儿黑化了。
他们现在正在夜莺的一间高级包厢里面,各个面色阴沉。

黄濑脸上也没有平常那种傻白甜的笑容,他有些阴郁的说:“我们家那两个死也不说关于小黑子的事情,脸上还有点儿紧张,好像小黑子是什么吃人的魔鬼似的,真让人不爽。”
青峰虽然没有说话,但从他的神情上可以看出他和黄濑是一个情况。
“我母亲倒是稍微提到了一下,说是‘黑子君真是帮了大忙了’之类的,但是有关他的职业……”绿间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没得到有用的信息。
紫原咬了一口美味棒:“姐姐说她之前在这里约见过黑仔,不过具体原因没有提。”
赤司沉默了一会儿,说:“综上所述,我基本可以肯定了。”他看了其他几人一圈,“黑子应该是杀手一类的职业。”他刚要说明自己这么说的原因,就听到一阵掌声从门外传了进来,黑子推门而入,“不愧是赤司君,不过,即使你们提前一些知道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黑子微笑道。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