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歆瑶

本命是小黑子,萌的cp很多,喜欢黑化,但其实几乎什么都能接受。作为写手文笔不好,偶尔画画画得也不好,感谢能够担待我的人们(躺
姬佬一只,欢迎勾搭(′▽`〃)

奇迹の黑化001

这是之前的火神番外的正文,all黑,主奇迹黑,文笔不好见谅,因为是我一个梦所以逻辑不太对。
总之喜欢的话就戳我哦ww么么。
下面是正文。
***
偶尔,黑子也会想一想,像现在这样,假装着不存在的属性,和奇迹の世代的其他五个人混在一起究竟有什么意思。
他微眯着双眼,将里面危险的眸光谨慎掩藏起来——“也许,只是厌倦了杀戮和鲜血的游戏,偶尔也想要偷得半日浮生换换口味了吧?”
可长久生活在黑暗中的人要如何与光明为伍呢?

“小黑子小黑子~~!”黄(fan)濑欢快的叫着,扑到了黑子身上,“今天社团活动完后去跟我约会吧~!”
青峰脸上带着恼怒,他伸出一只手强行将黄濑这只狗皮膏药从黑子身上拽了下来,用带着一丝暴躁的声音道,“滚开啦小黄鸡!别动不动就靠哲那么近!我才是哲的光!”说完他自己却贴了上去,以一种堪比翻书的速度换上了一副可以称得上是谄媚(?)的表情,“哲,今天来我家吧,爸妈都在加班所以今天家里没人。”
之所以特别提到家里没人是因为黑子曾经隐晦的提到过并不想见到青峰的父母黑子一直在极力避免与青峰的父母——乃至于全体奇迹的父母——碰面,因为那都是他曾经的主顾。不过令人庆幸的是青峰到现在都对他爸妈在道上的赫赫威名一无所知。尽管身体本身条件极其优异,并且练了多年的格斗和枪械,但小龙虾的脑子就是完全不能期待,他到现在都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要练这些东西。
“青峰君,请允许我郑重的拒绝您。”黑子先向青峰面容严肃的鞠了一躬,然后扭头看向了黄濑,“黄濑君是变态吗,请不要用这种误导性的语言和我说话。”

晚上黑子在组织的专用网站上更新了自己的状态:“接日本地区任务。”然后他转了两下笔,穿上衣服,走出了家门,往东京分部名下的一家夜总会走去。

灰崎最近过的很不顺,赤司对于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每次看他的时候眼中都透露着有些可怕的光……可黄濑那家伙明明一次也没赢过他!为什么赤司却看上了他?!
……嗯?灰崎愣了一下,看见黑子面无表情的从他对面的那条街上走了过去,带着他那种薄弱而微妙的存在感。
可是那个方向,而且是在这个时间……?灰崎悄悄地跟了上去。
然而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一切以灰崎为名的悲剧的开始。
他最后的记忆,终止于看见黑子走进了一幢即使在东京也算得上是豪华的西式建筑物内,通明的灯火照亮了标牌上的两个字——夜莺。
然后,他就被从背后袭来的闷棍打晕了。

黑子一个人坐在高级包厢里面,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的竞技赛——十个人进去,性命相博,能活着出来的只有一个,禁止携带任何武器,只能以身体素质或技巧取胜。今天的胜者依旧是被称作“封喉”的那个男人,之所以如此称呼,是因为凡是他的对手都死于他的利齿之下,被咬断或撕裂了咽喉而死的。
真是奇怪,明明并非什么好方法。黑子疑惑的想着。
他白皙而纤长的手指正夹着一杯红酒缓缓摇晃,包厢外传来几下略显急促且力度不准的敲门声:“黑子先生!我们在外面抓到一个在跟踪您的人!如何处置?”门外警卫的声音透着对不知名事物的恐惧,可以听出些微的颤抖。
“扔进来吧。”黑子早发现了灰崎,本没想管,可没想到他被抓到里面来了,让他看见这些可不太妙,杀掉吗……
外面穿着一身黑衣戴着墨镜如同保镖一般的警卫将狼狈不堪的灰崎拖进来扔在了地上,然后向黒子恭敬又畏惧的鞠了一躬就逃也似的离开了。灰崎早在被带进夜莺时就醒了,他不仅目睹了楼下那场残酷可怕的厮杀,也见识到了那些围在赛场周围疯了一样的观众,穿着打扮都像是各界名流,嘴脸却丑陋难看到即使带着面具也掩盖不下。他想起自己本来还是因为有些担心黑子才跟了上来,可看看黑子现在这副样子,“呵,我可真是自作自受。”
黑子把酒杯放在桌上:“灰崎君今天看到这些东西,本来是不该让你活着离开的,大概他们本想把你也扔进楼下的赛场之中吧,或者……有些客人有些各种各样的癖好之类的,你能明白的对吗。”黑子看灰崎一下子都有点儿发白了的脸色,不禁轻笑了两声,他走过去蹲在灰崎面前,用手指戳了两下灰崎的脸,“不过,如果灰崎君答应我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的话,我可以带你出去。”
“我答应你,黑子,你可千万别把我扔在这儿了!”灰崎哭丧着脸说道。
黑子愉悦的微挑嘴角:“如果灰崎君说话算数的话,我当然很愿意带你出去。”然而与他的言语和表情完全不相符的是,黑子冰凉的手指却下滑到了灰崎颈部的大动脉上,“如果你说话算数的话,你明白吗,灰崎君?”黑子稍稍用力往下按了一点儿,即使语言中流露出的是威胁之意,但眼睛中透出来的却还是干净而透明的天蓝色。

出门的时候稍稍发生了一些令灰崎受到了极大刺激的事情。
分部总管一边呼唤着黑子的姓氏一边追了出来,气喘吁吁的总管身后跟着一大堆的警卫,他们站定在黑子面前,总管道:“黑子先生,您上回让我准备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您今天不带走吗?”
黑子被他们意料之外的阻拦弄得有些不悦,他随意的摆了摆手:“不必了,下回再来取吧。”说完他转身要走,但总管先生再一次地说道:“那……那个……黑子先生,您身后的这个人,不需要处理掉吗?”总管先生用一种非常不友善的目光看向了灰崎,这种眼神和对话内容让灰崎的脸色又再次的白了下来,他下意识的看向了黑子。
黑子被他们再次叫住,他完全的转回身来,脸上露出一个惊艳的笑容:“不必了,总管先生,我自己来处理,毕竟偶尔也会想要尝试一下新的花样。”黑子的声音非常的不平稳,而且与他的笑容相斥的是,他天蓝色的双眼沉淀为了阴沉的海蓝色,一边说着“我的耐心有限”黑子一边抬起了右手,比了一个手枪的姿势对准了总管先生身后的一个警卫,他轻轻的从口中发出“砰”的一个拟声词,这本来是个很可爱的动作——如果没有被对准的保镖眉心处喷出了血液的枪洞以及他毫无声息的倒在的上的躯体的话。灰崎一下子惊惧的睁大了眼睛,克制不住的想要呕吐。而面对如此场景,对面的人却没有一个人逃跑,尽管他们都面色惨白,但却一动不动。强行不满强行杀人的黑子似乎对此很满意,他微微挑起嘴角,用干净温润的声音说道:“总管先生,我注意到你每次来找我都会带上很多人呢,真是聪明的做法。”一边说着他一边又发出了两次象征着死亡的“砰”的声音,黑子歪歪头,露出一个略显诡异的笑容,“就我而言的话,一般也不愿意直接拿主管先生开刀呢。”“砰”“那么,今天就这样吧,祝您好梦,主管先生,晚安。”“砰”
“走吧,灰崎君。”黑子看了一眼边上正在不停的干呕的灰崎,有些不满的摇了摇头,先走了出去。
见他走了,总管先生终于松了一口气,当下也不顾及地上哪哪儿都是的尸体和血液了,一下子就瘫坐了下去,身边的警卫一声不吭的收拾起了残局。
“灰崎君是吧……”总管先生看向才缓过来的灰崎,“你自求多福吧,黑子哲也,被称为‘血色的魔术师’,绝对是这个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可怕的人之一,有着与外表完全不同的暴虐性格。我姑且给你一个忠告——永远,永远不要背对着他,更不要在他面前表现出恐惧,这些都只会让他更加兴奋而已。我言尽于此,告辞了。”他站起身微微点头,在警卫的搀扶下离开了。
“……”灰崎又愣了一会儿,直到黑子鬼魅般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灰崎君,你久不出来,我只好又回来找你了,请快点吧,我耐心不多。”
这句“耐心不多”简直如同丧钟一样敲击在了灰崎的心脏上,他连忙转过身跟上了黑子,两人在路边拦了一辆车回去。

“灰崎君,你看上去很紧张。”黑子平稳的声音在灰崎耳边响起,灰崎扭头看向他,两个人对上了视线,他看见黑子的眼睛又变成了深蓝色,他猛地想起夜莺里那个总管说的话——恐惧会让他更加兴奋——灰崎脸色惨白,他努力想平静下来,可无论如何就是不行,接着他听见黑子凑到他的耳边说,“请不必害怕,灰崎君,我现在还不想杀你,所以,请更多、更多的取悦于我吧。”暧昧的呼吸喷洒在灰崎的耳朵上,他却只觉得那是死神的耳语,凄神寒骨。

灰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他的脑子里只是在一遍一遍的回放着那些事,一遍一遍……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