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歆瑶

本命是小黑子,萌的cp很多,喜欢黑化,但其实几乎什么都能接受。作为写手文笔不好,偶尔画画画得也不好,感谢能够担待我的人们(躺
姬佬一只,欢迎勾搭(′▽`〃)

火神番外【肆】

番外完结撒花啦www

***

黑子在和火神道别之后也踏上了回家的路,为了小天使的性命着想,他还是很有必要去和其他几个奇迹谈谈的。

“哲!”青峰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黑子抬头看去,发现他正站在不远处朝自己招手,身边站着垂头丧气的黄濑,“快来啊!赤司又在催了!”
黑子加紧几步走过去:“大辉,你们怎么在这儿呢?”
黄濑整个人挂到黑子身上,叹息着插话道:“别提啦~小黑子前脚才带着火神跑掉,小赤司后脚就给我们发来贺电啦!今天大家都要挨训啦qwq”
青峰仗着自己武力值高把黄濑从黑子身上扯巴下来,道:“别危言耸听!要训也是训你!要不是你哲怎么可能带着火神从老子眼皮底下遛了的!”
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三个人走了一段距离,差不多里刚才的地方有段距离了之后,此时派来接他们的车就听到了旁边,三个人上了车,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其他三个奇迹已经坐在里面等着他们了。
紫原吃着东西看了青峰和黄濑一眼,懒洋洋地说:“青仔和黄仔居然吃黑仔的豆腐,碾爆你们。”
赤司看了一眼马上就想反驳的两人,微笑着道:“敦说的没错,你们两个很碍眼呢。”
青峰瞥了一眼赤司手里的剪刀,又估量了一下车里的空间,放弃了抵抗。
黄濑也从善如流的马上给自己的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绿间今天的幸运物是八音盒,而且要保证是一直在想的,可能是晨间占卜也想在一年一度的圣诞节里任性一次,因而绿间今天一天都忙于给幸运物上弦和准备上弦,身心俱疲懒得理他们。
赤司看向黑子,嘴角还是带着温(鬼)柔(畜)的微笑:“哲也,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之后每年圣诞节都要去找小天使玩儿,你们不要找他麻烦。”毫不犹豫地打了一记直球,给其他几人造成了程度不同的精神伤害。
“小黑子qwq?”黄濑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转眼就被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代替看向了黑子。
黑子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大概就是这样,你们也不用多想,我和他见面机会也不多,只是作为朋友而已。”
赤司没有回答好或不好,只是说:“哲也看上去似乎有些失落呢,见面机会不多什么的。”
黑子倒是没有回避这个问题:“是吗。”他说,“那大概是因为对方毕竟曾经是我的小天使吧。不过也只是曾经了。”他的眸光沉了下来,“我的世界中混沌一片早已不必分光与影了,自然也就不用再去追寻天使的影子。倒是你们,原本应当是有机会站在世界顶端成为最耀眼的光,却被我拉入了深渊呢,不会觉得后悔吗?”
黄濑马上抓住了机会表忠心,他摆了摆手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小黑子你事到如今还在说什么啊~这种事情完全不需要在意的吧~?只要是和小黑子在一起无论哪里我都甘之如饴呢!”
其他几个人对于黄濑抢了先这件事有点咬牙切齿但是也都毫不耽搁的随声附和着。最后赤司一锤定音:“即使当初没有哲也,最终我们也会继承各自家族的产业,步入世界的黑暗面中,如此看来的话,反而是哲也提前帮助我们意识到这些,促使我们更快地适应了自己的命运呢。所以,哲也完全不需要有任何多余的担心,我们会永远陪伴着你身边的。”即使步入死亡的殿堂,灵魂也要永远纠缠下去。
“是。”

“火神君,今年也要一起过一个逃亡的圣诞节哦。”
“喂!黑子!我明天还要比赛啊!上回差点被绿间和紫原杀了啊!这会又是谁啊!”
“火神君请放心,这回只有一个人。”
“一……!等等!不会是赤司吧!?”
“大我,你似乎因为听到这个消息而感到很不满呢,要死一次试试吗?”
“啊啊啊!差点就死了啊黑子!真的会死的!他刚才绝对是照着我脖子扔的剪刀啊!”
“火神君快闭嘴专心逃命,征十郎如果是认真的火神君现在已经死了。”
“喂!你面无表情地在说什么残忍的话啊!”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时光流淌,言语和感情都伴随奔跑飞快向前。
愿友谊地久天长,愿爱情忠贞不渝。

剪刀的寒光一闪而过……
逃亡仍要继续,继续到不知名的远方。

“我靠,黑子你是故意的吗!我刚才在场上看到奇迹那几个混蛋喝倒彩了啊!那几个混蛋就算乔装打扮我也认得出来的啊黑子你别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火神抓狂的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休息。
黑子将柠檬片毫不留情的戳进火神嘴里:“火神君要变成吐槽役了吗好烦,而且刚刚场上的表现如果是我的话现在已经切腹自尽了绝对不会在这里吃真太郎的柠檬片了。”
火神整张脸都要上天了:“还不都是因为你们昨天差点把我的命跑没了!而且为什么柠檬片是那个神棍做的啊!”
黑子自动忽略了他的前半句话,用右拳击左掌:“啊,对了,真太郎的原话是这样的'先说好,我可不是特意给火神那个笨蛋做了柠檬片啊,只是因为昨天的幸运物是柠檬,今天没有用了又不想浪费才做的!并不是因为担心他昨天跑得太过今天发挥不好要给他休息用的哦的说!'”
火神沉默了一会儿:“哦,没想到他还挺好心的啊。不过他这回的理由居然不是'只是因为是今天的幸运物碰巧赶上超市促销所以一不小心买多了一些回来想要处理掉而已,并不是因为担心你昨天被追了一晚上比赛失利什么的才做的哦的说!'了啊。”
“毕竟真太郎是个认真的人,每次都用一样的借口的话显得太不走心了。”黑子赞同的点了点头,看来火神君也已经明白真太郎的话必须反着读了啊。
同休息室里的队友:“那个真太郎到底有多蹭得累啊!这个借口即使改了也显得毫不走心啊!每句末尾那个奇怪的口癖什么鬼啊!一直在抢镜的幸运物是什么玩意儿啊以及队长你每个圣诞节都在做些什么啊!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啊根本!”
“那么火神君下半场请继续加油,如果还有那种失误的话就请切腹自尽吧,我会毫不犹豫地为你喝彩的。告辞了。”说完黑子将柠檬片放在凳子上,一脸正直的走了出去。
火神君,也有认真的在为自己热爱的东西而奋斗呢。黑子的身影没入走廊尽头的黑暗中,“我也要好好做任务才行呢。”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