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歆瑶

本命是小黑子,萌的cp很多,喜欢黑化,但其实几乎什么都能接受。作为写手文笔不好,偶尔画画画得也不好,感谢能够担待我的人们(躺
姬佬一只,欢迎勾搭(′▽`〃)

【HP】-02

不管怎么说,新年快乐!!w

***

你走出地窖,在自动导航系统的带领下准确而快速地向着格兰芬多驻地的方向前行。
大约过了一刻钟,你历经艰险,一路长途跋涉,终于在经过了「你TM在逗我的」楼梯、「一天不捣乱就浑身难受的」皮皮鬼、「黑袍滚滚的」斯内普教授以及「哭哭啼啼抽抽嗒嗒的」桃金娘等一系列恶龙般的阻挠之后,见到了你的公主,你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你摆上一副内忧外患的嘴脸,然后深情地对着胖夫人念了一段<哈姆雷特>,在对方绯红的脸色的照映下内心灰败的踏入了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之中。
你在进入公共休息室的瞬间就给自己加持了幻身咒,因此在公共休息室寥寥无几的几个高年级茫然的注视之下,你几乎是"顺利无比"的进入了哈利所在的房间之中……
实际上是二十岁的哈利几乎是瞬间就发现了你的到来——这当然并不是说你身为非法苏检察官的能力仅此而已,而可以说是因为其实你是故意让哈利发现的——然后,意料之中的,20岁或11岁的,矜持的或活泼的,强大或弱小的哈利波特先生三言两语的从一群小狮子之中脱身而出,顺利地走出了宿舍,在一群高年级们鼓励而欣慰地注视下一路走出了公共休息室。
同时一年级新生,为什么人家家的学长就鼓励夜游鼓励冒险我们家的学长就只知道"深思熟虑深谋远虑"?
你心里为自己和对方同样是要走出公共休息室却遭遇到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而感到一丝愤愤不平。

八楼的有求必应室里装点着金红和银绿两种截然不同风格的饰品,明明色系南辕北辙但却显得意外的和谐。
你和哈利波特面对面地坐下,说实话你其实并不太想干涉这个世界的世界线,而哈利波特则明显已经快要成为世界线的一部分了,毕竟不管怎么说他的灵魂是实打实的救世主的灵魂,尽管在年龄上微有偏差,但这并不妨碍他属于本世界的灵魂性质,正巧对方希望和你谈谈,你便顺水推舟地坐到了这里。
"如果我改变了世界未来的走向呢?比如让本应死去的人存活于世。"哈利有些微的紧张但更多是显得十分稳重的问道。
"鉴于你身份的特殊,世界规则对于你的存在非常宽容。"你关闭只有你能看到的联络器,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告知对方,"因此你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关于一些比较重大的世界性问题的走向,比如,有关于黑白巫师战争和魔法界以及麻瓜界的关系等等之类的问题,但除此之外像是个别人的生死这一类的问题是会被宽容以待的。"
哈利似乎对于你对待人的生命并不重视的态度很有些生气,但他并没有纠缠于这个问题,而是继续问道:"你之前说你是来解决非法侵入者问题的,这是怎么回事。"
"很遗憾,关于这个问题我能告诉你的并不多。"你平静地回答道,毕竟这是与衍生位面无关的话题,如果不慎透露出了什么的话,可能会使他们对于自己的存在产生怀疑,那就是非常严峻的事态了,因此你只是说道,"我只能说,有一些属于其他世界的人会对你的世界的法则乃至于存在产生破坏,而我的任务是解决此类问题,因此如果你发现了身边有什么人出现了异状的话请告诉我。"你如此回答道。
哈利似乎还有很多想要问的东西,即使是成年之后的他,也依旧保留了许多原来的特点,比如喜欢追根究底。但你直接截断了他的话头,你说:"到此为止了,哈利波特先生。"
然后你在他被人把呕吐物塞回了嘴里一样难看的脸色中站起身掸了掸一尘不染的巫师长袍,信步走出了有求必应室,率先走向了回宿舍的路。

一年级的生活目前看上去还算轻松写意,你在斯莱特林过着被人敬重的惬意生活,利用「苏」星的种族天赋随意应对着各种作业和考试,时不时的看看格兰芬多三人组的小闹剧——是的,哈利利用自己重生的优势已经提前组建成功了格兰芬多金三角——就在这样舒适而闲散的时光中昏昏度日。
然而快乐的时光毕竟是短暂的,它就在你尚未懂得好好珍惜的时候悄悄溜走了。
在又一次的飞行课上,一把老旧的校用飞天扫帚为你带来了这个衍生世界的第一位正正经经的非法玛丽苏小姐。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