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歆瑶

本命是小黑子,萌的cp很多,喜欢黑化,但其实几乎什么都能接受。作为写手文笔不好,偶尔画画画得也不好,感谢能够担待我的人们(躺
姬佬一只,欢迎勾搭(′▽`〃)

《(all黑)黑子黑化》-009

下一个周一的时候,许久没有出现在奇迹视线中的黑子终于有所动作了。
黄濑拿着在更衣室的柜子里发现的字条,一字一顿的读,“下午五点,夜莺咖啡厅。黑子哲也。”纸上寥寥的几个字却使他他惊讶地张大了嘴,黄濑傻了一样的又反复看了几遍字条,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小黑子????”他心里泛起了嘀咕。
虽然小黑子约他见面他是很高兴就是了,但是他也不得不去考虑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为什么是他?
他们之间的关系既不是像黑子同青峰那样的亲密的也不是像黑子对赤司的那样尊敬的——虽然现在好像并不是了——黑子为什么会找上他呢?
黄濑完全想不明白。
这个约……究竟要不要去呢?

下午五点的时候,黑子准时坐到了夜莺的座位上,说实话他完全不担心黄濑会不会来赴约,因为毫无疑问,他肯定会。
至于原因,有可能是为了一探究竟,也有可能是看在往日情谊,不过最有可能的是因为……
无论如何,他都会来。
黑子抬起头看向面前正襟危坐的人,不出所料:“黄濑君,好久不见了。”

黄濑凉太是个当红的模特,颜好腿长性格绅士,太太团加起来能绕着东京线列三圈,他事业上春风得意,球场上也难逢敌手,唯有一个心结却是无论如何也解不开的。
他喜欢上了自己的队友,一个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黑子哲也。要说为什么他敢肯定小黑子是直男,那再容易不过了,黑子哲也虽然看上去小小只的很温柔也很容易相处,但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独立自主而且自尊心极强的人,要说是让他俯首称臣那毫无疑问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虽然之前那件事情让黄濑对于黑子现在的状态产生了一些怀疑,但他对于自己的这点推断仍然是信心十足的。也正因为如此,黄濑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的隐瞒着自己内心深处对于小黑子的感情,跟谁也没有透露出来过分毫。
如今他坐在格调高雅的咖啡厅里,和喜欢的人面对面独处,心里的话千百句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气氛太好,他却无法将自己平日里那一套用出来,用在对面人身上。

黄濑仍在愣神,黑子却先开口说话了,他将手中的咖啡杯放下,瓷制的杯与碟相互碰撞,发出细微到几乎无法听到的清脆声响,“黄濑君,其实我一直以来都非常的羡慕,甚至可以说是敬仰着你的。”黑子的脸上微微泛这些粉红,在白皙的面容上显得非常可爱,他微微低着头,没有看黄濑的眼睛,“这样说有些不好意思,但黄濑君长相帅气,性格开朗连篮球都打得非常好,拥有着我所没有的许多优点。我真的非常尊敬黄濑君。”黑子停顿了一会儿,“虽然这次退部的事情闹得有些不太愉快,今后我们也没有办法再在一个队里一起打篮球了,但我还是希望同黄濑君好好相处的……”

“黄濑君,我们以后还会是朋友吗?”

黄濑凉太从始至终都盯着黑子看,脑子里嗡嗡地响着,直到黑子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抬起头看向了黄濑的眼睛,黄濑才回过神来,他看到黑子脸上带着的隐隐地希冀,心里仿佛被猛地撞击了一下似的,也就遗忘掉了黑子今天所带给他的违和感。
“小黑子真是的,特意叫我过来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呢!不要一个人胡思乱想嘛,就算小黑子再也不打篮球了也没关系哦,我会一直一直的喜欢小黑子的,最喜欢小黑子啦ww!”黄濑露出一个仿佛能扫去一切阴霾一般的笑容,白亮亮的牙晃得黑子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黑子愣了愣,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意——

“这样我就放心了,谢谢黄濑君的喜欢。”
太感谢了。

原创人物乌尔瓦纳,第一次用板子画的不好qwq

《(all黑)黑子黑化》-008

“你知道多少。”
低沉压抑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下来,黑子低着头,不用想也知道对方现在的表情——
一定是散发着暴虐和嗜血的光的吧。
“怎么了,那是青峰君的小秘密吗?”黑子抬头看向对方,突兀地将话题拉回了之前的某一点,“青峰君为什么如此确定我打不过你呢?赢给你看哦。”
随着这句话,青峰突然感到了用力抓着黑子的双肩的手上一阵刺痛,他条件反射地松开手,虽然马上心生不妙止住了自己的动作但仅仅是这么一瞬间的时间对于黑子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青峰看向自己身前黑子本应在的地方,对方早已消失了踪迹。
“……”青峰低下头去看自己的双手,掌心鲜血横流。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血,眼中的深色晦暗不明却似乎并没有因为受伤而感到愤怒之类的,大型的食肉野兽眼中闪烁起饶有趣味的光,声音中似乎带起了兴奋的沙哑,他说,“跑得真快啊,哲。”
但你终究跑不掉的。
春日的风打了个寒颤,绕开了这个阴影之中的角落,三三两两的学生从周围走过,对于此处视而不见。

黑子径直地回了家,衣服上沾染着已经干涸的暗红色的血迹,他将上衣脱下来随手扔进洗衣机里然后走入了浴室之中。
哗哗的水声响起。
一开始的时候黑子的确是被青峰的异常吓了一跳的,他一直以为在自己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奇迹的世代还是正常的神棍痴汉工口巨婴中二病,但青峰的表现颠覆了他的判断,若非是记忆中有无数个平行世界的这些人的斑斑劣迹他当时可能就要失态了。
“既然青峰是这样的了,那其他人也就说不好了。”白色的雾气中少年纤细柔和的线条若隐若现,沾染水珠而红润的唇色如同樱花的花瓣,轻轻开合几下,残酷的话语溢出唇齿,“加快进度吧。”

“诶!???qwq小青峰你有没有搞错啊,我都难得帮你【说话】了你竟然还是没把小黑子带回来?”黄濑做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把自己挂在放篮球的滑轮车上,“怎么会这样的?”
青峰不爽的“嘁”了一声,狭长的双眸中暗色的光在黄濑身上扫过:“闭嘴烦濑,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你自己还不是瞬间就被哲击溃了。”
“诶~~~”黄濑拖长了声音来表现自己的无辜,“好过分啊小青峰~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不是擅长战斗的类型啦,在言语上阻止一下小赤司的攻击已经算是非常给力了啦qwq”他用撒娇一样的腔调卖了个萌。
“别恶心人了黄濑。”青峰没有耐心继续听他恶心萌,丢下一句毫不客气的评价就转身离开了篮球馆,“这两天你好好观察一下哲的动态吧,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好~~~”黄濑拖着长音轻佻的应答。

“青峰大辉,呵,没想到这世界上还会有赤司家查不出的人呢。真是稀奇。”明亮的宽敞的房间之中,樱红色头发异色双眸的少年十指交错撑住下巴,优雅动听的低音中流露出令人无法忽视的不满,但他随之话锋一转,道,“不过没关系,赢的人会是我,因为,我是赤司征十郎。”

《(all黑)黑子黑化》-007

“哲也,你说什么。”帝光篮球部的大门敞开着,外面的樱花花瓣穿过几个高大的身影的阻碍悠然的钻了进来落在一个浅蓝色发丝的少年肩上。少年的对面坐着一个赤发夜色双眸的少年,对方似乎正在不满之中,异色的瞳孔缩成针尖大小,双眸危险地眯起,面色不虞,“我不是已经警告过你了吗,哲也。”
“赤司君是指什么,我不太明白。”黑子低着头,所有的神情都被遮掩在过长的发丝之下,阳光投在背后,阴影投在脸上,黑子将手中递过去却没有人接的退部申请放在了桌子上,道:“赤司君,一直以来承蒙关照了,再会。”
黑子后退了几步,对对方露出了一个有些怪的笑容,再会。

“等等,小黑子!”身后的黄濑一个箭步冲上来用手死死的抓住了黑子的手臂,言语中带着些激动“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突然就要退部了?”
黑子抬起头看向黄濑,面无表情的令人发慌,黄濑正要再说什么,却看到黑子突然露出了一个惊艳的微笑,他说:“说什么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找到其他要做的事情了了。”然后他不知何时就已经挣脱了黄濑的禁锢,在一晃神的功夫里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赤司的面容阴沉的可怕,绿间推了推眼镜,若有所思。
紫原嘴里一如既往的叼着美味棒,手中的包装袋而却被捏变了形,里面的食物碎成了一团。

“操!”青峰忽然骂了一声,然后就要夺门而出,“我去找哲。”
“谁也不许去找他!”赤司的声音中透着不可忽视的威压,“不允许忤逆我。”
“……”青峰停住脚步,回头看向赤司,忽然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意,他说,“命令吗?如果不是因为哲一直那么尊敬你,我又没有什么非要与你作对的理由,你以为我会听你的吗。”然后他一偏头躲过直直冲着自己的眉心袭来的剪刀,冷哼一声跑了出去。

黄濑瞟了一眼墙上只余刀柄的剪刀,露出了一个为难的笑容,“抱歉啦小赤司,但我也觉得应该去找回小黑子好好说明白才行。”
“收起你的笑容来,凉太。”赤司缓缓的站起身子,露出一种可怕的狰狞的姿态,“那只不听话的狗不明白,难道你也不懂吗。黑子哲也变化了。”

……

“哲!”青峰焦急而又掺杂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黑子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身,“有什么事吗,青峰君。”
“为什么,哲?”青峰几乎是瞬间就从身后来到了黑子面前,巨大的身影挡住阳光影子整个将黑子笼罩了进去,黑子甚至没能看清对方的动作。
“青峰君是在威胁我吗,用力量。”黑子的双肩被牢牢地禁锢住,所有的退路都被完全封死,跟黄濑的那种等级是完全不同的。
青峰低头看向黑子,对方抬起的面容终于清晰可见,注视着自己的那双水蓝的眸子中空无一物,青峰富有侵略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低沉而沙哑,带着属于大型猛兽一样的属于猎手才有的攻击性。

很危险。
不知道对方下一步会做什么。
很危险。

黑子甚至产生了一种马上就会被对方撕破喉咙的感觉。
“没错。”对方直白的承认道,“你打不过我的,哲,也逃不掉。没有人能战胜我,除了我自己。回答我吧,为什么要离开。”
“为了这种事情而暴露自己还和赤司君闹翻了,不觉得太小题大做了一点吗,青峰君。”黑子依旧没有正面回答青峰的问题,仿佛是在同猛兽进行迂回一般。
“不打算说吗。”狭长的眼睛中露出了一些危险的光,黑子对此似乎产生了一点儿兴趣,“是的,打算保密到底了,青峰君打算怎么做呢,逼我开口吗?把我关起来吗?还是干脆杀掉我呢?难以抉择吗?”
对方的脸色随着黑子的每一个分句而愈发的阴沉可怕,同赤司的那种压力是完全不同的,是来自真正的深渊与死亡的气息。
令人战栗、令人兴奋。


***

诶呀ooc啦qwq之后我会努力扳正过来的qwq

《(all黑)黑子黑化》-006

后台的准备间是很宽敞的,雪白的瓷砖地和天花板,明亮的灯光,大块的镜子,无一不使得本就宽敞的房间更显得大了起来,除了必要的桌椅以外,里面是干净异常的。
大概还有半个小时上场的时候,将要出演舞台剧的奇迹全员终于都完成了化妆,人手一份台词稿,姿势各异的坐在后台管理的准备间里温习了起来。
黑子的姿势是一如既往的端正的,仿佛正在面对的是人生中的重要考核;绿间更加多一分刻板和严肃,神色与姿态都一丝不苟;青峰与这二人是完全的两个极端,他高高的将腿翘在桌子上,手臂懒散的架在沙发背上,整个人的姿势都非常放肆,如同张扬的侵入着别人的领地一般的富有攻击性;紫原将高大的身躯向下蜷着,腿正常的放在地上撑住手肘,嘴里叼着一根美味棒,眼睛半闭半睁地扫视着台词稿,看上去仍是睡眼惺忪;黄濑翘着二郎腿,看似随意实则是无死角的骚包姿势,脸上带着轻松写意又角度合适的笑意,似乎是在防备着随时可能破门而入的狂热粉丝。
赤司从外面推门进来,异色的双眸扫视了屋内的人一圈,看似温和的面容上看不出一丝情绪,但黑子知道他应当是满意的,因为——他正注视着的他们是他精心挑选并培养出来的棋子。
“各位,时间到了,我们准备上场吧。最后再说一遍,我们的目标是:夺冠。”言语清晰有力,在温润中暗藏着杀机,这是这个男人一贯的语言风格。

后台里的奇迹们站起来,寂静封闭的后台中甚至没有因此被带起一丝的风,屋内的气氛是莫名的有些死寂的。
外面躁动的风刮进来,粉红色的花香弥漫开来,也没有得到任何一个人的注意。
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高大的躯干投下大片阴影,晃动的光斑中透出几丝温热,如此矛盾又不统一的景物之间,在花季雨季、在初春的盛宴、在青春的舞台上,每个人心中所想的,又是什么呢?
会是同样的事情吗?

舞台剧由黄濑提议,资料经绿间考据,剧本由赤司编写,保证在各个方面都万无一失。
主要讲述的是少年黑子哲也由于在篮球上面没有天赋,且在天才的包围下几经浮沉屡屡受挫,最终失意退场向部长赤司征十郎提交了退部申请这一故事。
这部舞台剧对演员素质毫无要求,几个人几乎都是本色出演。
唯一的难度在于黑子哲也在剧中要体现出的性格变化——在一开始自己独处时的阴郁,在送走绿间时候的诡异,在提交退步申请时对赤司露出的惊艳的笑等等。
但这种程度的演技对于从前的黑子都算不上难,更遑论是如今的这个黑子哲也呢。

“话说啊……”在后台准备的时候,黑子听到青峰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那个他一直以来的“光”,声音中透着一丝丝的苦恼,“哲你绝不觉得这个剧本不论从哪方面讲都有写真实过头了?让我不自禁的就会有些紧张啊……”你会不会真的因此退部呢?
黑子大约猜到了他想要说的话,却没有明确的回答他,而是模棱两可的说:“是很真实,连生存在这个一军中经受的压力也很真实,毕竟青峰君和其他几位都是天才呢,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匹敌的那种。”
幕后的光线很暗,青峰没有办法看清黑子当时的表情,但他感觉到了一种令人悚然的寒意,明明同舞台之间没有任何的界限,但耀眼的灯光却无法侵入到这一片空间,台下不远处观众们热烈的掌声与欢呼在耳边响起炸裂在脑海之中,令黑子本就有些过于轻的言语变得更加模糊了起来。
青峰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他只是本能的产生了一些不好的感觉。

“准备上场了。”赤司冷静的声音突然惊醒了陷入迷茫中的青峰,他低头看了一眼赤司,发现自己竟然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冰冷,赤司看着青峰,“不要走神,专心演出。”他如此说道。

最终演出是完美结束了。
一直没有存在感的黑子也因此迎来了一大群来势凶猛的粉丝,她们在各处疯狂的寻找着黑子。

“感觉可以明白黄濑君的辛苦了呢。”被黄濑撒娇的黑子如此说道,然后毫不留情的将对方从自己身上扒了下去。

篮球部的舞台剧是在学园祭的第一天进行的,而帝光的学园祭会持续三天,因此未来两天所有部员都是处于一种自由的状态的,甚至于部活也被格外开恩的暂停了。

青峰摸不清楚之前的感觉是什么也就没有再多想,到了第二天的时候甚至还把黑子一起约了出来去逛展区。

“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很麻烦,但是唯独是学园祭的时候,学校还是不错的。”常年逃课挂科的青峰一边逛一边大言不惭的发表着观点。
“青峰君请不要这么说。”黑子不赞同的看向他,目光微不可查的在他身上扫视了一下,“学校教授的知识是为了培养我们的逻辑思维和文化素质…………”
发现黑子又要开始长篇大论,青峰的脸变成了漆黑的颜色,恨不得回到前一分钟将那个多嘴多舌的自己杀掉才好。
“好、好!哲说的都是对的!”青峰举起双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然后僵硬的转移话题,他手指着不远处的一间教室道,“女仆咖啡厅诶,没想到真有班弄这个。”
黑子跟着脸上写着“想去”两个大字的青峰走进去,结果还没有来得及环顾四周就被对方又抻了出来,看上去似乎是满脸的失望。
“有什么问题吗,青峰君。”黑子面无表情的看向对方。
“啊……怎么说呢。”青峰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又犹豫的看了一眼班内,道,“果然,女生还是应该要大胸才会比较好吧……”
“……”

以此为借口跟工口黑皮峰道别以后,黑子绕了几下就离开了学校,他早在昨天就已经逛完了学校,今天的话,还是希望更多的欣赏一下外面的风景之类的。
然后。
就退部吧。
黑子如此的想道。

《(all黑)黑子黑化》-005

六一儿童节快乐www!
***
黑子到达礼堂后台的时候距离篮球部舞台剧的开始时间大约还有两个小时,黄濑和紫原由于种种显而易见的原因早就已经到达,现在已经换好了衣服也画好了妆。原本正在实力撩妹的黄濑看见黑子来了,金色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一个梯度,他三步并作两步扑上来挂到黑子身上,皱起帅气的脸,用蠢兮兮的、可怜巴巴的表情对着黑子控诉:“小黑子太过分了啦!一下子就不见了根本找不到嘛!害我和小紫原一道找了那么久qwq要补偿!”他边说着边又撒娇般的晃了晃身子,黑子承受他的体重有些费劲,重心也跟着晃了晃。
“黄濑君请不要挂在我身上,你们走丢了这件事让我也很困扰,果然还是因为我的存在感太低了吧。”黑子看上去有些疲惫,似乎是因为长时间的行走而显得有些体力不支。
紫原“咔嚓”一声又撕开了一包薯片,他往嘴里扔了一把薯片,边咀嚼着边又能口齿清晰地说话:“黑仔也有找我们吗?”
黑子点了点头:“发现黄濑君和紫原君走丢之后我在每一间教室里都找过了,毕竟把紫原君领回来是赤司君教给我的任务,找不到人的话我也会非常困扰。”
紫原自动忽略了后一句,扔给了黑子一根美味棒,有些不情愿的说:“既然如此,就稍微分给黑仔一点我的宝物好了。”
黑子从黄濑的围困中费劲地伸出手接住美味棒放进了口袋里,郑重地道谢:“非常感谢紫原君能够把食物分给我,很感动呢。”
黄濑对于黑子的注意力被长久转移这件事情似乎显得有些不满,他正打算说些什么,却被一声开门的巨响打断了。
门外的青峰缓缓落下高抬的腿,门与墙体剧烈碰撞后缓缓闭合,屋内由于他的高调登场一时有些寂静,他用自己狭长上挑的眼睛扫视了屋内的人一圈,再见到黑子后脸色才微微缓和了一些。
他旁若无人的打招呼:“哟,哲。”
黑子转向他,嘴角挑起一个适合的弧度:“下午好,青峰君。”
青峰似乎对于一向正直严肃的黑子竟然没有对刚刚自己的举动做出任何反应这件事感到一丝疑惑,但他的小龙虾脑子思考不了多少东西,很快就被黄濑转移了注意力:“小青峰突然踹门真是吓人一跳呢~我还以为是来踢馆的什么人呢,白白紧张了一下~”
后台的人们在黄濑缓解气氛般的话之后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重新各行其是的忙碌了起来。青峰果然与黄濑斗起了嘴,并且将他从黑子身上拽开,自己将黑子揽到了旁边。
他没有注意到和他斗嘴的黄濑眼中闪过的沉思。
也没有看到不知何时从里间出来的赤司脸上带着的饶有趣味的微笑。

小黑子,果然有些不对劲呢。
哲也,正在改变了。

他只是一如往常的肆意妄为,对于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对于事件的萌芽也置之不理罢了。

黄濑和青峰之间的例行斗嘴持续了一段时间,大约是分针转过了九十度,然后结束在了赤司的命令中:“所有人都开始上台的准备,并且重新温习一遍台词,必须确保万无一失。既然参加比赛,就必须获得优胜。”他的声音沉稳而冷静,清晰中带着运筹帷幄的优雅,如同胜券在握的帝王一般。
下午的阳光微有些昏黄,后台人声嘈杂,略有些拥挤,春日清凉的空气被染上了青春和躁动,也染上了混杂其中的一丝丝阴影。几片粉红色的樱花花瓣顺着大敞的窗户飘进来,还未来得及被人欣赏,就被卷到了地上接连印上了几个鞋印儿,无辜地钉在了地上。
***
粉色的春带来了何种的悲伤,预示未来的舞台剧即将到来。

《(all黑)黑子黑化》-004

六一儿童节快乐www!
***
黑子在前面走,黄濑挂在他身上不停地说着各种奇闻异事,两个人的气氛看起来异常的融洽。
紫原走丢的地方在在礼堂附近,黑子找到他时,他正像是一个普通的走失儿童一样蹲守在售卖机旁边,但是由于肉眼可见的原因,想要表达出可怜兮兮这个意味的话,他可能仍需要一些修行。
看见黑子来了,紫原非常高兴地站起了身子,两米多的身高使得他在黑子面前显得异常高大。
黑子有些不满的抬起手,对着用阴影将自己整个罩住了的紫原的脸狠狠戳了一下,说:“紫原君,请务必不要把下巴放在我的头上,我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总也长不高的。另外也请不要欺负黄濑君,虽然他的确很烦。”
黄濑不慎之中又中了一记重击,整个人都颓废了起来,他脸上挂着宽面条,想要扑到黑子身上撒娇,却被紫原按住头顶顶在了原地:“小黑子说我好烦什么的真是太残忍了啦嘤嘤嘤,哭给你看哦!”

黑子眼中暗色的光一闪而过,没被任何人看到。
啊,真是令人动心的提议呢,不过我还是更想看你真正哭出来的时候的样子呢,对于装哭什么的没有兴趣哦,黄濑君。

“黄仔滚开啦!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不是很久没来了吗,一直不要来就好了嘛!再过来烦黑仔就碾爆你哦!”紫原用非常不屑又觉得很麻烦的语气态度恶劣的对着黄濑似真似假的威胁着。
“嘤嘤嘤,小紫原也这么对我好伤心。”黄濑装出哭泣的样子,嘴上却说,“小紫原以前还那么瞧不起小黑子的呢,现在又来做护花使者,好狡猾!”明明是一副可怜巴巴的嘴脸,却说出了充满算计的话。

我果然没有看错黄濑君呢,一副心机婊的嘴脸。黑子对于两个人之间的内讧表现出了些许的兴趣,他的嘴角看不真切的微微挑起。
不过也不能任由他们这么浪费时间呢。
“黄濑君请不要用护花使者这个词,会让我觉得很失礼的。”黑子抬起自己清瘦的胳膊,“我好歹也算是个男人,请看我的肌肉。”说着他好像真的会有什么一样的又晃了两下自己的手臂。
“……”突然就受到了暴(fu)击(li)的黄濑和紫原同时流出了鼻血,“这么可爱是犯规的啦小黑子!”
“……啊,黄濑君也就算了,紫原君……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紫原君啊。”黑子用飘忽的声音如此感叹道,“有点幻灭呢,稍微。”

最终由于黑子的打断,黄濑和紫原两个人勉为其难的停止了争斗达成了和平共处的共识,跟黑子一起逛起了学园祭。
可惜的是,刚逛了没一会儿,三个人就失散在了汹涌的人流之中,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也许也不是那么悲伤。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可不想难得的学园祭还那么反胃,要是真是那样的话,还不如在学园祭开始之前就下手呢,嘁。”黑子用连自己也听不太清的音量小声地嘟囔着,眼中闪过深海一样异常的颜色,“抱歉了两位,学园祭之后,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们的,呵。”嘴角溢出了一声压抑不住的笑,显得有些诡异。

然后黑子轻车熟路的利用自己的低存在感,在各个班的活动里面都留下了自己的痕迹,等到溜完一圈之后,才心满意足的喝着香草奶昔走向了礼堂的方向。

中午的阳光稍有些热烈的过了头,人声依旧喧嚣而鼎沸,黑子一个人逆流而行,仿佛是行走在另外一个不可见的世界里面一般,钟楼里面的钟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提示着白天已经过半,在黑子的耳中,却好像是预示着黑暗来临的丧钟一样,让人兴奋不已。
每一滴血液都在身体里沸腾,愈发的难以等待期待中的那一天、那一刻的到来。
黑子的嘴角诡异的上扬,被掩藏在刘海遮蔽下的阴影之中。
远处的树下,金黄色一闪而过,那是属于其中一位奇迹的颜色,璀璨而又耀眼。
真是期待,当那纯粹的色泽被污染的一刻。

《奇迹の黑化》正文加番外链接地址

【正文】
http://shikonglingzhu.lofter.com/post/1d1a5833_b17045a

http://shikonglingzhu.lofter.com/post/1d1a5833_b170467

http://shikonglingzhu.lofter.com/post/1d1a5833_b169a8c

http://shikonglingzhu.lofter.com/post/1d1a5833_b16e96c

【番外】
http://shikonglingzhu.lofter.com/post/1d1a5833_9cff6e4

http://shikonglingzhu.lofter.com/post/1d1a5833_9d07786

http://shikonglingzhu.lofter.com/post/1d1a5833_9f4801f

http://shikonglingzhu.lofter.com/post/1d1a5833_9f5b14f

新手上路请绕行w别问我那是什么卷子w

【HP】-04

很久没更这个了w想顺便问一下有没有玩儿剑三的大大能带我装逼带我飞qwq
下面是正文w
***
由于和邓布利多结成了同盟,有了人督促的你再也不能缓缓地拖沓时间了,因此你只好开始了治理非法苏灾害的行动。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邓不利多能够不受玛丽苏光环的影响,但这点细节并没什么可在意的。
你的情报收集工作已经接近了尾声,现在还差的唯独就是攻击力情报了。
于是你在一个阴沉的雨天走出了地窖,前往禁林深处赴一个一切成谜的约。

你在禁林中看到了面色苍白面如金纸摇摇欲坠身娇体弱的玛丽苏001号,她湖绿的双眸中闪烁着迷人的光,在朦胧的雾霭中也身姿绰约仪态雍容。
在这个乌云密布的午后,她静默地站立于淅淅沥沥的细碎的雨点中,用沉静的目光默默注视着你。
你对此没有什么感想,001号的等级判定只有一级,在苏星的时候,如果等级低于三,甚至不被允许参加这次任务。而其非法能力判定也仅仅只有二级,并没有什么厉害之处,虽然这仅仅是对苏星自己来说。
关于等级,你的汤姆苏等级就足足有8级,而汤姆苏能力则是满级,这在汤姆苏等级满级十级的情况下已经可以称之为「大贵族」了,虽然你这次只是个检察官而已。
你沉默地凝视了001号一会儿,等待她的开口。
只见她红唇轻启,仿佛吐露难言之隐一般的对你说道:"时弈,其实......"

你看着对面之人面色绯红的样子,不自禁的察觉到了自己的内心正有上万只草泥马在疯狂的乱舞,啊,你早该料想到的,因为对方的低等级和非法苏的身份,她根本不可能抵抗的了你的汤姆苏光环。
你现在的神色一定是怪异而扭曲的,不过察觉到这点的你很快的平复了心情。
你回想起了自己的任务,「01*收集非法玛丽苏001的相关资料并向总部提交。02*收集任务世界及其中重要个体、组织被影响情况的相关资料并向总部提交。03*在恰当时机对非法玛丽苏001进行抹杀。」,如今前两项已经完成,只剩下第三项了。
你面前的少女用恋慕的目光注视着你,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一无所觉,而你也不对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感到任何不妥,毕竟每一个非法玛丽苏都来历异常,而你的任务是消除威胁,于情于理你都不必顾忌一颗不知所谓的少女心。
于是你辣手摧花,将001号埋葬在了这片吃人的森林里,树林阴翳鸣声上下,你缓步走出禁林,邓布利多站在霍格沃兹城堡的门口微笑着朝你挥手,你走向他,他笑眯眯的捋了两下自己扎着粉色蝴蝶结的白胡子对你说:"时弈,看来你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那么我想你一定不会介意去陪我喝一杯牛奶咖啡的对吗?"
看起来他希望得到有关001号的第一手消息,于是你虽然不想吃糖但也从善如流的说道:"如您所愿,校长。"

001号消失的第三天开始,她的玛丽苏能力的遗留问题开始慢慢的得到了解除,受其蛊惑的学生们逐渐恢复了理智,但他们并不会因此察觉到任何不妥之处。
赫敏和罗恩忙着跟哈利道歉,你则被邓布利多告知了一件事情。
是的,你发现,邓布利多和哈利一样,是完全不受任何非法苏光环的影响的,也就是说,作为外来者的非法苏们,只要被邓布利多发现就绝对跑不了了。
邓布利多说:"我想你可能会对这个消息感兴趣的,伏地魔的私生子,沙伊-里德尔,要来上学了。"
哦,你一脸懵逼。
伏地魔的,私、生、子......?WTF!?什么鬼!?
你感觉你的脑洞正在吞噬你的智商,哦,私生子啊,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那么,下一个非法苏来临之前,先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工作吧,你如此想道。